關閉 微信掃碼關注株洲新區發布公眾號
您當前位置:株洲高新網 >> 文化 >> 原創文學>> 冬日炒米香

文章內容

冬日炒米香

作者:易裕厚 來源: 發布時間:2020年12月24日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一入冬,天就開始灰蒙蒙的,北風呼呼,還時不時地伴著小雨,濕冷之下更讓人感到壓抑和煩悶。
周末,久未露面的太陽探出了頭,暖陽頓時灑遍了大地。我帶著家人,好似出籠的小鳥,一路歡歌笑語,驅車趕到岳母家。剛進家門,岳母就端上來一大盤炒米。望著那一粒粒金黃色的炒米,我抓一把丟進嘴里,嚼得“嘭嘭”作響。一股香味從唇齒之間彌漫開來,兒時的往事又浮現在我的眼前。
上世紀八十年代,農村經濟落后,物資十分緊俏,對我們小孩子來說,吃得多的零食就是葵花籽和發餅,可這些都是要花錢買的,而不用花錢,家家戶戶都可以自產的美味就屬炒米了。
?
?
炒米好吃,制作起來卻不是那么容易。在夏秋季節,趁著太陽好,母親做飯時會特意多煮些米飯,吃不完的則抖散在篩盤里,拿到太陽下去曬。隔一陣時間去翻動一下,直到剩飯曬干成單獨的一粒粒亮晶晶的米籽。這就是炒米的原材料。
接下來的工序就是炒了。母親把干柴扔進灶膛,燃起火,烘干鍋子,然后將曬干的米籽拌著那種炒食品專用的黑沙子,倒入燒熱的鐵鍋里,用鍋鏟不停地翻炒著。灶膛里的火勢要控制好,火大了,炒米就會燒糊。待白色的米籽開始泛黃,立馬出鍋,倒入旁邊的盤中。
用小鐵篩將細沙子篩出來,剩下來的就是又香又脆的炒米啦。這時候的炒米是不能多吃的。它帶著余溫,火氣太重,容易讓人口舌生泡。
炒米可以干吃,直接塞到口中,越嚼越香,越嚼味道越濃;也可以泡著吃,抓上一把丟在瓷碗中,倒入開水,喝起來口感好似奶茶。
各人的口感愛好不一樣。有的愛吃甜的,就會在炒米中加點糖。有的喜歡吃咸的,就會放點鹽。還有的會在炒米中放入炒熟的干黃豆,吃起來又是另一番滋味。
在老家,炒米是家家戶戶常備的待客之物。臘月時節,每逢客人到來,主人就會端上一盤炒米,就著自曬的鹽姜或苦瓜干、茄子干之類的干菜,泡一杯茶或倒一杯酒,圍坐在吐著藍色火苗的火爐旁,拉扯著家常,聊述著今年的收成,談論著來年的打算。小孩子們可沒有大人們那么客套,時不時地伸手抓上一把炒米,自顧自地吃著。
炒米,是我兒時最喜歡吃的零食。冬天,只要母親做了炒米,一放學回家的我,就會跑到房間里,從瓷壇里翻找那香香的炒米吃。
后來,我求學離開了家鄉,參加工作后,進城安了家。母親也已經去世多年,我再也沒有吃過她做的炒米了。如今,品嘗起這兒時的美味,我仿佛又看到了母親在柴灶旁忙碌制作炒米的身影,深埋在骨子里的記憶永遠抹滅不了。有人說,鄉愁就是對故鄉美食的一種記憶,那于我而言,在這寒冷的冬日,非炒米莫屬。

主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宣傳部
承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網信辦
通訊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株洲大道北1號高新大廈
版權所有:zzgxxc.cn 2008-2020
備案號:湘ICP備19007955號
学长哭着爬走又被攻拖回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