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 微信掃碼關注株洲新區發布公眾號
您當前位置:株洲高新網 >> 文化 >> 原創文學>> 水府廟的春夏秋冬

文章內容

水府廟的春夏秋冬

作者:聶鑫森 來源:株洲新區 發布時間:2020年05月08日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  春去秋來十余載,因應邀采風,或朋侶相召出游,我與湘鄉水府廟風景區數次握手言歡,如飲美醴,醺醺然,陶陶然。


  水府廟是一個擁有五十余平方公里水域的巨型水庫,位于湘江支流漣水河的中游,浩淼煙波中鑲嵌一百余個庫灣、三十四個洲島。她的“水府醉月”,入選“新瀟湘休閑八景”之一,名聲遠播海內外。


  “春花秋月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?!边@里有著名湘軍的練兵場,槳櫓如攪,戈矛撞擊之聲余音未絕;這里有紅色革命先驅留下的身影,鐵骨丹心,打造了新中國的鋼鐵江山……當她崛起于旅游事業的版圖上,倚湖處處樓臺亭閣,依時四季佳景如畫。閑坐游船,豪乘快艇,看白鷺島上潔羽聯翩,賞風情園中歌舞綺麗,訪民俗文化村去數點歲月的遺存,到撒野灣去放飛自由的心靈,過好運橋,游恐怖城,舌尖品各種魚蝦蟹鱉,枕上聽濤聲響入夢中!


  水府廟,是一個不來造訪即成人生憾事的水鄉澤國;是一個來了還想再來的人間瑤池、世外蓬萊!


  我曾在春雨中乘船湖上,岸邊和洲島上的一樹樹桃花,如國畫中無數巨筆蘸深紅、淺紅、淡紅,在柔綿的宣紙上洇開,團團簇簇,分外動情。舒適的船艙明潔,煙雨中畫的長卷頻頻展開,變幻無窮。煎炒過的芝麻、豆子芬芳撲鼻,與新制的綠茶,煮出一壺壺的春光春色,啜之令人神清氣爽。我曾寫了一首詞《浣溪沙·春雨游湖》:


  

  細雨霏霏二月天,碧波疊疊半含煙。桃花紅潤岸邊船。
  解纜相呼湖上去,島痕洲影入艙軒。芝麻豆子綠茶煎。


  我曾在夏日放舟湖上,黃昏時因岸上友人喚進晚餐,歸途中看到西斜緩緩而下的燦爛落日,鍍亮了天空、湖水,宛如一座金碧輝煌的恢宏宮殿,金臺階、銀磚瓦、紅翡玉鋪砌的坪地;接著晚霞鋪展而出,姹紫嫣紅,宛若無數倩女在載歌載舞,石榴裙飄閃搖曳;遠山近樹,如紅燭高燒、宮燈密掛。水府的落日與晚霞,如此的壯觀、奇麗,令人銷魂。我在當天的日記中,寫下《浣溪沙·夏日水府廟歸途看落日、晚霞》:


  炎日西斜喚遠舲,水天高筑帝王宮,金階銀殿玉翡坪。
  百丈彩綾裙裾舞,浪吟新曲響編鐘。高燒紅燭掛珠燈。


  我曾在秋天的傍晚,與幾個好友自株洲而來,泛舟湖上,邊喝點小酒,邊暢敘心曲。一位年輕的友人,因向本單位領導提了點意見,于是不時遭遇白眼,頗覺心煩。圓圓的月亮升起來了,皎潔的光芒傾入湖中,到處都變得通明透亮。我們一邊開導小友,一邊走到船頭賞月,他的心情也頓時好起來。我對他說:“你直言相告,如月之無私;聽者以怨報德,終有醒悟時,何必記掛在心?今夜,我們都可掬一捧月光入夢,真是快慰平生!”他說:“對?!?/p>


  幾天后,我寫了一首《浣溪沙·秋夜賞月》,并用宣紙書寫后贈給小友。詞云:


  船剪暮云艙攬風,團圓月魄舵邊生。波沉玉璧凈無塵。
  眼界放寬明得失,襟懷坦蕩對晨昏。清光一捧夢中行。


  我曾在一個冬日,謁訪水府廟。夜看點點漁火,如紅梅怒放,與天上寒星互襯,頓覺春溫繾綣滲入心懷;白天與一位老漁翁晤談,他告訴我昨夜駕船凌寒打魚,收獲頗豐,回到家中的第一件事,是痛痛快快喝了幾大杯酒,以示慶賀。他的生活形態很讓我感動,勤勉、瀟灑、從容、滿足,許多往在城市里的人缺的就是這種心境,終日患得患失、怨天怨地,自尋煩惱。老漁翁長我幾歲,快七十了,我不可不為他寫一點歌贊的文字。乃作《浣溪沙·冬夜漁火》:


  雪島冰洲日色昏,扁舟漁火耀波心。梅花萬朵感春溫。
  水府煙波收網里,凌寒歲月惜如金。歸家痛飲酒三樽。


  水府廟令我一訪再訪,春日的酥雨煙波,夏天的落日晚霞,秋夜的皓月當空、沉影沉璧,冬夜的叢叢漁火,永遠地定格在我的心中了。


  行行復行行,我會再去水府廟!


主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宣傳部
承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網信辦
通訊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株洲大道北1號高新大廈
版權所有:zzgxxc.cn 2008-2020
備案號:湘ICP備19007955號
学长哭着爬走又被攻拖回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