關閉 微信掃碼關注株洲新區發布公眾號
您當前位置:株洲高新網 >> 文化 >> 原創文學>> 一個人的文化苦旅

文章內容

一個人的文化苦旅

作者:張雄文 來源:株洲新區 發布時間:2020年04月07日 瀏覽次數: 【字體:

  公元前295年。初春。


  陽光穿透尚未散盡的乳霧,從湖北襄陽東邊一座峰頂滑瀉而來,將小河與近岸處一只孤舟涂成淡淡的嫩黃色,也將船頭煢煢而立,向南悵望的屈原拉出長長的瘦影。跌落水中的人影又斜斜探入不遠處的河洲,洲上蘋草葉已長齊,白芷剛吐出三兩莖嫩芽,都簌簌有聲,在晨風里搖曳不止,似乎呼應屈原鬢角抖動的幾綹早生華發。


  驀地,屈原長嘆了口氣,吩咐艄公:“開船吧!”木槳一擺,擊破水面,欸乃聲脆響。孤舟載著他的滿腹憂傷,朝著頃襄王六百里加急令圈定的放逐地——遙不可知的江南黔中郡方向緩緩移動起來。


  孤舟載著屈原泉涌般的愁緒緩緩而行,隨小河拐入漢水,又順流南下,渡長江,入洞庭,溯沅水。澄碧的沅水上孤舟蹀躞,逆水吃力而進,“船容與而不進兮,淹回水而凝滯”。深邃的山峰四面撲來,越來越陡峻,舟隨水繞山而盤桓,漸漸靠近黔中郡。王命不敢稍違,陽光從常德的山巒飄落下來時,胡亂歇宿一晚的屈原又登舟而行,“朝發枉睹兮,夕宿辰陽”,傍晚便??吭诹顺较那嗍宕a頭邊。


  又一個清晨,霞光被一縷縷升騰的瘴氣阻隔,屈原沿沅水朝東南而行,轉入更為曲彎的溆水,終于踏入了這場流放的終極目的地——溆浦。


  他馳騁著目光,急切而又有些好奇地朝兩岸張望,心也隨之揪得緊緊的,只見“深林杳以冥冥兮,乃猿狖之所居。山峻高以蔽日兮,下幽晦以多雨。霰雪紛其無垠兮,云霏霏而承宇”。一路上,滿眼都是懸崖絕壁,幽溝深壑,古木陰翳,葛藤纏繞,人跡罕見,不時有猿猴凄厲的鳴叫從蒼碧深林間陣陣傳來。天氣忽晴忽雨,甚或殘春時節里陰云驟至,冰雹倏然而起,一塊塊狠狠砸落下來,將谷底咆哮的水面砸出短暫的深窩,濺起了漫天的水珠。


  艄公急忙撐船靠向岸邊一株傾覆于水面的古樟下躲避,屈原已一身濕透,峨冠慌亂間掉落于水,長發披散下來,遮住了濕漉漉的雙眼。一聲接一聲的猿啼聲中,他恍惚而迷茫,不知身處何地:“入溆浦余儃徊兮,迷不知吾所如?!鄙陨云届o下來,他仰望著四周聳入云天的山峰,悶然發呆,知道自己的余生只能與這些高山深谷為伴,幽居獨處,而郢都曾經的繁華與喧嚷,或許將永遠與自己別離了:“哀吾生之無樂兮,幽獨處乎山中?!?/p>


  歲月之流或激蕩或舒緩,匆匆淌過兩千多年后,我從泛黃而厚重的典籍冊頁里得以知曉,“信而見疑,忠而被謗”的屈原,并未屈服于朝廷“重罪”流放地溆浦的千峰萬壑與虎嘯猿啼,也未屈服于這里的蠻荒幽僻與困頓貧寒,而是“吾不能變心而從俗兮”,寧肯“固將愁苦而終窮”,繼續固守他高潔的志向和情懷。
他在溆浦一呆至少九年。


  他爬過了那些令人望而寒怯的山山嶺嶺,游歷了懸崖或者渡口邊稀落的村寨、市鎮與軍營,給溆浦留下了“溆水屈儃”“蘆潭漁唱”“三閭灘”“鹿鳴山”“明月洞”等遺跡,將原本的荒嶺或野渡烙上了文化的印痕。他也見識了“信鬼而好祠”,盛行“巫儺文化”的溆浦原始祭祀和儺戲節目。這些諸如“游船送瘟”“獨腳云霄”一類的節目,至今還活在他足跡到過的深山鄉間。每到年節,樟木或丁香做的儺面具,便在鼓點與爆竹聲里翩然而舞,或唱或嘆,或喜或悲,一如他見過的當年。


  “詩窮而后工”。屈原被發墨面,一路愁苦行吟,將溆浦的方言、地方戲、壁畫與山歌一一融入自己對家國的眷顧和憂慮,吟成了《山鬼》《桔頌》《國殤》等如夜空恒星般的璀璨篇章,使這塊流放之地熠然生輝,成為中國第一部浪漫主義詩歌總集——《楚辭》的故鄉。其中一句“入溆浦余儃佪兮”的哀嘆,還使蠻荒之地有了文縐縐的“溆浦”之名,千百年來未曾更易,崖壁、水濱、叢林、山嵐、村寨似乎都充溢著久遠的文化氣息。


  屈原的茫??嗦?,卻是溆浦的大幸。多少年后,默默穿梭在溆浦凝碧的山水間,我似乎能依稀聽到山如是說,水也如是說……


主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宣傳部
承辦單位:中共株洲市天元區委網信辦
通訊地址:湖南省株洲市天元區株洲大道北1號高新大廈
版權所有:zzgxxc.cn 2008-2020
備案號:湘ICP備19007955號
学长哭着爬走又被攻拖回来